燎原之势

我非你杯茶,也可尽情的饮吧。

【原创】温水(cp:青稚X艾斯)<番外>

番外·<镜>





青雉觉得自己遇到非常奇怪的事情。


这件怪事体现在,只要是每次他一月一日出海,无论是身处何处的海域,他都会骑着骑着就抵达一个小岛。就像是被大海里塞壬的歌声指引着一般,而他养的那只黑猫也总会在到达那片小岛的时候从暖和的背包里钻出来,眨巴着大眼睛跳上他的肩头。



那座小岛终年严寒一样,被冰雪覆盖却又从不刮风下雪,安静的如同在另一个世界。



他记得第一次过来的时候往岛屿里面寻找着却发现了莫比迪克。白胡子海贼团的人在上面嬉笑着开着派对,那里面甚至有着已经过世的爱德华·纽盖特。难得被震撼到的大将瞪大了眼睛,他看着一群海贼唱着五音不全的海贼之歌,烤肉和大桶大桶的酒被他们风卷残云般的消灭掉。



所有的海贼们在纵身高歌,偶尔还有几个赌博的大声叫嚷着。突然有一个身影从船内窜出来,那是一个喝上头的青年,这个时候已经是青年了。青年跑上甲板先是迷茫的四处张望了下,摇着已经不太清楚的脑袋,随后笑嘻嘻的懒在白胡子的腿上不知道絮絮叨叨说些什么,还在不停的打着酒嗝。


他看到随后跟过来的一番队队长狠狠揉了他的头怪他抢了自己的酒肉,全团的人在哄笑着打趣他们的二队长,而爱德华一直都非常温柔的看着他们,他甚至用手把艾斯歪曲的身体给摆正了,让他靠得更舒适。



青雉自己也没有压抑自己,他定了下心神后也走上船去,刚上船就发现自己被一片热气笼罩,全然没了外面的冰雪气息。他甚至能清楚的感受到身侧嬉笑打闹的海贼身上浓郁的酒味和蓬勃的热气。他穿过半个甲板却没有任何人发现他,没有人发觉也没有人摆出战斗的姿势,他们依旧愉悦的开着派对。


他走到艾斯身边蹲下来,伸出手去触摸他温软的头发,不出所料的穿过了对方的身体。



他近在咫尺的看着他趴在白胡子的腿上,努力让自己不睡着瞪着眼睛冲对方倾诉着自己去各个岛屿的经历,他的眼睛还是那么明亮,声音倒是带了点不清醒的软糯。他却再也摸不到那柔软的发尖了。


时隔一整年,他才真正感受到对方生命的逝去。随后紧跟而来的黑猫好像觉察到青雉的不妥,努力的凑过去,用自己温热柔软的毛发蹭着他的手掌。轻轻舔舐着对方的手指。



自那次之后他每次一月一日都会跑去海上到处乱逛,不到日中总会再次到达这个小岛。第一次他回去后动用了自己所有的人脉关系,却没有一个人知道这座岛屿叫什么,也从未听过有这样的岛屿。倒是有小道消息说传闻里有一座很灵异的岛,叫镜岛,能够折射出人类内心的秘密。听闻去过的人都没能再回来。


他思忖了一下,没放在心上。



第二次上岸的时候青雉看到的是白胡子和艾斯的战斗,他倚在海贼船的船帆上听着身边的海贼讨论嬉笑着这个不知死活的小鬼。不服输的小鬼用一整面火墙把自己和白胡子包裹起来,他察觉到艾斯略显稚嫩的脸颊,明白了这是他们在那座冰岛寻找白根后不久他加入白胡子的事情。



这种感觉很奇妙,他每次过来都会有不同年龄段的艾斯和他身边的人,就像是拼图一样一直把艾斯的形象拼凑完整。更加鲜活,更加生动,更加如火焰般绚烂。


即使他没有参与其中,却感受到身临其境的满足感。



这次他过来后,刚下船那条黑猫就窜没了影子,他停好青恰力后在岛上不断地走着,岛的四周还是冰雪覆盖,中央却好像进入了一个垃圾池一样。他四周张望着都没有看到有人烟气息。


此时里面传来絮絮梭梭的声音。他迈开大步走进去去寻找声音的来由,却在进去的瞬间看到一个满脸戾气的小孩子站在他身前用水管指着他。



“你是谁。”小孩子皱紧眉头,故意压低声音满怀警戒的看着这个陌生的男人。他大脑里飞速运转着,按照道理这个时间段这里不应该会有其他人出现,太过可疑的人就干掉好了。



青雉还是第一次遇到这座岛上居然有人能发现他甚至跟他对话。惊讶的情绪覆盖了一切。而对方太过明显的排斥使得他不知道怎么应对,干巴巴的回了一句你怀里的猫是我的。小家伙猛地一愣神,低头尴尬的看了眼怀里不停舔舐着他脸颊的猫咪,笔直指着男人的水管渐渐拿了下来,陷入了难耐的沉默。


青雉离远了一步做出我没恶意的手势,坐在树下打量着被粘人的猫咪给束缚着放下心防的小孩。他几乎是第一眼就认出了这是艾斯,不过对方狠戾的眼神跟他后来认识的那个礼貌而温暖的小年轻实在大相径庭。



从上这个岛开始他就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加速。他觉得自己触碰到了自己不该触碰的地方,却挪不开脚步离开。小家伙被他打量得难受起来,瞪了他一眼朗声不客气的询问他的名字和来这里的原因。他报上名字和迷路的理由后,小孩只是哼了一声表示知道了,给他指了指出去的路开始送客。却没有透露自己身份的打算,只是坐在石头上安静的逗着猫咪等人离开。




青雉没能忍住,站起来冲他走过去,问着:“……你是艾斯吗?”


小家伙有一瞬间的慌乱,露出震惊的表情后立马摆出暴戾的眼神,退后一步将手里的武器又举了起来,他怀里的猫凄厉的叫了一声。他心里想着一定要撂倒这个可疑古怪的男人,然后立马跑掉。但是看着对方充满期待的眼神后反而又像失去了力气,他只是僵硬的摆出了战斗的姿势,坚持举着武器,却任由青雉来到了他面前。



男人为了照顾他的身高蹲了下来,他的眼神里闪烁着的东西艾斯根本看不懂,无处宣泄的烦闷和仿佛埋没身体的难过使得他紧紧抱住了怀里的猫,尖锐的虎牙咬住下唇压出一截柔软的凹陷和惨白的弧度。



青雉心里警铃大作,却还是慢慢地拿下了他手里的武器,安抚似的捏了捏对方细幼的手腕。他问着艾斯,我是一个迷途的旅人,你们这座岛上有可以让我居住的地方吗?眉间眼里全是疲惫和眷恋。


小孩被他抓着手挣开也不是反手揍他也不是,眉间皱得越来越厉害却放软了心说,可能你可以去城中心找个住的地方……不至于饿死,如果你有钱的话。



青雉揉了揉他皱紧的眉间,右手却被黑猫狠狠的咬了一口。小孩子很惊讶的看着他满是淋漓鲜血的右手,却看到那只猫转过头又冲他叫了一声,眼睛里亮晶晶的,就跟要哭了一样。


艾斯被那只猫的样子给吓着了,结结巴巴的问青雉要不要去包扎一下。他话音没落就被一只大手覆盖住了头,无比温柔的揉弄着他的黑发。青雉如梦初醒般从口袋里掏出那枚红晶石,它还是闪耀的鲜红滚烫的光泽。他温柔的看着面前一身伤的乱兮兮的小孩,将宝石放入了他手中。轻轻的吻了下小孩满是伤口的柔嫩手掌。同他道了个别。



小孩疑惑的看着手里的宝石和抱着黑猫准备离开的男人。他攥紧手里的红晶石跑到大树边,目送他们快要走出这片垃圾池,最后他没能忍住喊了一声:“你要走吗?”尾音带着点儿委屈。



青雉回头冲他笑了一下,说照顾好自己。



他孤零零的背部被巨大的骨骼支撑着,看起来特别孤独。艾斯又张了张口,咽下想说的话。刚打算回头就被背后想要偷袭他的萨博抱了个正着。缺了颗牙的小绅士笑嘻嘻的询问他愣着干嘛。艾斯回头也给了他一个特别灿烂的笑容,却又悄悄皱了眉。嘟囔自己遇到一个特别怪的人。


他摊开自己手里被汗水浸得有些湿润的红晶石。那片红在太阳下特别绚烂,烧的人睁不开眼。


青雉那天带着黑猫离开岛屿后,黑猫就开始不停的往他怀里钻,怎么劝他回到背包里都不顶用。原大将深深的叹了口气,揉了下恃宠而骄的黑猫,骑着青恰力向更遥远的海域而去。




自那之后,青雉就再也没有见到过那片岛屿。



END

 
 

评论(7)
热度(11)

© 燎原之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