燎原之势

我非你杯茶,也可尽情的饮吧。

【原创】温水(cp:青稚X艾斯)<四>



<四> 


天气不凑巧。 

身为火焰的少年瘪瘪嘴,趴在窗口那看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路上都是匆匆走过的行人,年轻的小姑娘们互相拉着争相恐后的奔向屋檐下,一个褐发的大叔也急急忙忙奔跑过来,到达安全地带后一边咒骂着一边脱下帽子抖下水珠。不凑巧甩下的水珠落了艾斯半脸。 

少年随手的来回擦了两下,依旧趴在窗口不说话。 

“怎么了?”悄悄走到他身后拍他肩膀的航海士担心的看着怏怏不乐的船长。耶特对这样安静的艾斯不太熟悉。 

称职的航海士在十几分钟前推了推单边眼睛。眼疾手快的拉住了急欲奔向路边繁华喧闹的小摊的船长的衣角。艾斯转头就看见船员因担心皱起的眉毛。“暴雨将至。” 

航海士先把船长推向身边最近的一家餐厅。然后急急忙忙去招呼那群一不小心就四散开来游乐的蠢货(航海士原话,当然正直的青年在心里把年少的船长排除在外,小年轻这样调皮是可以被原谅的)。最后慢了几步进来的基本都被大雨浇成了落汤鸡。 

而船长则在看到全员都挤进了小小的餐厅之后礼貌的说了句“我开动了”,而后匆忙的吃了起来。他饿坏了。昨天的战斗耗了他不少体力。 

现在另外那群海贼正在餐厅里开着派对,唱着不知何时流传下来的令人斗志高昂的歌曲,酒气和杂乱的小声充斥了狭小的屋子。而每次派对的中心却跑来这边看雨水和街景。 

“耶特,我们的船収帆了吗?”转头给了他一个我很好的表情后,少年继续瘫软在双臂上枕着窗台。不过这次他偏了偏头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航海士将叠好放在口袋的手帕拿出认真的替船长擦掉了发丝上残余的水珠。“我想如果鲁克没偷懒的话,我们的船是没问题的。” 

“是吗。”少年盯着对面的商店出神。或许他是看上了那个机械的小马?耶特在心里计算着给船长购物清单里加了一条可有可无的物品。“我不喜欢雨天。太闷了。” 

夏天的暴雨总是夹杂着许多的热气和灰尘。铺天盖地的淋下来之后仿佛让全街道都充斥着水汽。恶魔果实能力者应该是抗拒这个的吧?总之这大概是船长排在不喜欢的行列里。航海士拉了把椅子坐在船长身边,背挺得笔直。对他而言雨声是很美妙的乐曲,也欣赏着大雨带来的相对宁静。 

耶特闭上眼来容纳来自大自然的声音。 

“……你还记得昨天的海军吗?”过了好大一会儿他才听见身旁传来询问。 

沉溺在黑暗中的航海士点了点头,又想到对方或许并没看向自己而体贴的回答:“恩。记得。”他还是没睁开眼。 

少年的声音模糊且混沌不清,音符被他专心倾听的雨声所切割。“……我在想,他们的执着……我是说,我不明白……” 

耶特的脑海里浮现出被深深掩埋的记忆。他们昨天才失去一个队友。帕塞西。是个强壮的剑士,同时也是个活跃的混蛋。航海士皱眉的同时眼前走马灯一样的晃过对方的映像,他和船长基本上都属于全船的活跃点,继耶特之后第二个上了艾斯的船,一开始他和耶特都嫌弃对方嫌弃的要死,好像有着使不完的气力。但他昨天躺在甲板上,瞪大了眼睛,血汩汩的从胸口涌出,带走了所有的温度。 

“恩。那是他们的正义。” 

帕塞西是个闲不住的,之前迷上了钓鱼后成天光着个膀子兴奋的坐在甲板边盯着洋面。直到有一天盯回了一个趴在浮木上受伤的小孩儿。就这个就被航海士白眼了几天。剑士看着那个十几岁的小孩儿高烧不止就每天坐在床边陪着他。 

其实真相半是情愿半是耶特那句夹杂着白眼的“谁捡的麻烦谁去照顾。”的讽刺。 

小孩儿被照顾几天后才醒过来,醒过来后就开始哭。边哭还边结巴着询问着这里是哪里是你救了我吗谢谢你。他醒的时候是半夜,帕塞西还迷迷糊糊打着盹儿。剑士见他醒了也结结巴巴的回应着这是在我们的船上你等会儿我去找船医,话没说完就撞到了椅子跑去踹船医的床。 

也就没看见小孩儿看到他身后的海贼标志时惊吓的表情和发抖的样子。 

谁也没想到。 

后来那小孩儿是怎样瞪大眼睛颤栗的把刀不熟练的捅进帕塞西的胸口,而且那刀精确的捅进了心脏。谁也不知道。 

耶特还清楚的记得帕塞西难以置信的眼神和小孩儿同样惊慌的神情。天知道那小孩子怎么回事他身上居然还带着电话虫他妈的什么时候拿的刀——但那孩子是个海军。 

在艾斯控制不住大声嘶吼并且掐住小孩子的脖子将他摁向墙壁的时候。 

一声震天的轰鸣响彻耳旁。 

紧跟着的是房外船员们的大声咒骂:“——是海军!!!!海军的炮攻!!!!!!!!!” 

整个下半夜他们都投入了誓死的战斗中。炮声,吼叫和同伴的鲜血使得双方都杀红了眼。帕塞西是个真正的战士,因为他在最后躺在地上艰难喘气的时候也把佩刀扔出刺向了企图从背后袭击耶特的海军。 

即将天亮时战争结束。大家围在甲板上将帕塞西给海葬了。艾斯整个过程都没说一句话,他大睁着充血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帕塞西的脸。他不知道艾斯那时候的感觉和心境,但是整场战役耶特脑子里都回响着那小孩子挣扎的尖叫:“去死吧你们这群该死的海贼——!!!!” 

天际划出第一丝光线的时候,他们将帕塞西送入了深海。 

整件事情来得太突然。全员都没想到这个走向。他恐惧去回忆,也有点儿倦了。 

“……但帕塞西救了他……为什么……不能怪我把他再次扔进海里。” 

航海士越来越清晰的感受到船长声线的颤抖。他叹口气。“船长,别想了。那不是你的错。” 

那错的是谁呢?正解大概是谁都没错。对方是海军,无论如何,将海贼消灭或许就是他们的天命。不能放任这股邪恶的势力肆意是他们的铁则。但是世界上正义的划分早已太过模糊。这样的血腥和刻在骨子里的憎恶双方都难辞其咎。 

“我……有认识几个海军……他们都不一样……我也不知道哪里不一样……” 

这样的对话让耶特也精疲力尽。顶着这样的身份四处飘荡。享受不到温情也是无可厚非吗?谁他妈订的规矩。帕塞西他妈的就是个好人,他对谁都好虽然他就是个傻逼,他就该活下去然后咋咋忽忽的跟着船长去冒险——但他同样也会杀人也会砍伤别人……够了。耶特拉低了帽檐。 

“你该习惯,船长。” 

他对海军已经早就充满了敌意,即使明白这就是以偏概全他也不放进心里。直到昨天这个念头更加根深蒂固的扎根在他心里。但船长好像和他不同,他仿佛沉溺在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世界里。 

他还是太年轻。不,或许他们俩人都太年轻。 

整个过程航海士都没有睁开双眼,他想如果睁开眼他或许会看到一个和印象里截然不同的船长。不同于他的力量所带来的那样强悍的,犹豫的或者说迷茫的船长。他能够接受这样的艾斯,但并不意味着他想看见艾斯流露出那样情绪的表情。 

“我们可以去采购一会儿,雨快停了,船长。” 

耶特睁开眼后直接略过艾斯,他整理了下坐皱的裤子,上前去准备结账的时候却被告知他们所有的账都已经被人代付。 

“……高个子的卷发男人,穿着白色的西装,还戴着眼罩……船长,你认识这样的人吗?他好像已经帮我们付了款了。”满怀疑惑的航海士将店家的话全都传达过来。 

艾斯这才缓缓的转过头来。 
那或许是耶特今天所看到属于船长的,第一个可以称之为笑容的表情。 

“恩。” 

TBC


评论
热度(3)

© 燎原之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