燎原之势

我非你杯茶,也可尽情的饮吧。

【原创】温水(cp:青稚X艾斯)<三>

<三>


库赞骑着青恰力在大海上前行的时候并没遇到什么阻碍。

所以懒洋洋而毫无目的的大将在很多时候都是出于私自的放松状态。男人闭上眼睛感受着海上变换的气流和徐徐的海风,经过的地方喀拉喀拉轻巧的出现一线冰路。

远处看仿佛是融入大海的某条白浪。

当千万能力者都因为力量的获得而被浩瀚的波涛所排斥的时候,男人依旧能慢吞吞的骑车横渡海浪。据说果实能力也会择能力者的性格而居。他并不是得到大海认可的人,也没有人能吃到禁果之后还被大海容纳。
但或许,最上层那薄薄的一层洋面并不讨厌他。

库赞想过自己的最后会是怎样,但是他是冰人。所谓的冰人,最后大抵也会落得葬身漆黑的海底的结局。一片树叶回归森林。也不过分。

听见肚子传来的抗议声。库赞想起自己昨天睡了一天而忘记进食的现实。
在脑内搜索了会,大将想起了附近好像有个岛屿上有城镇。紧接着在视野里出现了不远处几公里的小岛,男人打了个哈欠后决定去找点儿填肚子的东西。青恰力略微向右偏转了几度,朝着绿色的岛屿驶去。

青恰力距离岸边还有几十米的时候,库赞听见了岛上传来大声的嬉笑和鸟类受惊后翅膀扑棱的声音。
这一片应该商船很少吧。

大将注意到停靠在小岛西方只露出一半的海贼船。果然。很少有商船会走这边的路啊,因为海贼出没频繁。对方干劲满满的往船上抬着食物,哼着词不着调的歌曲。

虽然懒散但是原则鲜明的库赞将眼罩往上拉了更多。
随风吹拂的黑色海贼旗上隐约显出黑桃的形状。他思索了一下自己职责范围内的海贼团,发现自己虽然对这个形状有点儿印象,但明显非自己管辖范围内。

于是他骑着青恰力去了岛的南方。

既然不是他负责的海贼那就无关紧要了。况且今天他肚子饿了也不想去费力气。怀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情下车库赞四处浏览一遍,发现并不是自己印象里的岛屿,或许是附近的荒岛,整座岛都是绿油油的,男人在四处观望时还发现了一掠而过的哺乳动物。

深密的丛林里蜿蜒出一条小道,刚才盘旋在上空的鸟类啼叫一声后俯冲下来钻入了森林。仿佛一条吸引人进入的迷宫,或者是惑人的陷阱。偌大的密林招引着旅途诸人。

——我也是旅人,不是吗。
高大的男人站定了一会儿,低头钻入了深林。

越往后走越开阔。库赞渐渐的挺直了背往前走。相比一开始需要拨开输液低头闪过枝桠的艰辛,明朗的道路给了身高傲人的大将诸多方便。

将因为外来人的到来而不安的鸟群尽收眼底后,青稚不禁想到,这样繁多的种类,即使是他也有点惊讶。而这样小的岛屿上竟然吸引了这么多的珍稀鸟类。或许他真的误打误撞来到了鹤婆婆念念不忘的鸟岛也说不定。

说不清的奇怪树种以及散发芳香的果实,一路走来库赞倒也不觉得有几多疲惫。这座岛上的果实多半都是可食用的鲜美,甘甜可口。男人觉得说不定自己今天不用赶着去附近的岛屿寻觅饭馆。并没什么苛刻要求的大将开始浏览四周看有没有能简单居住的地方。

深林的最中央是一块几百多平方的空地,与其说是空地到不说是因为遍布青草但森林稀少而显得空旷。茂盛的草地,以及在阳光照射下暖洋洋的空地东北部的一片浅池。

看到池边闪耀着阳光的红色,辨别无果的大将随着光芒走了过去。
灿烂的红尖晶。纯净的晶石。

库赞瞥了一眼池内。
“……你在水里做什么呢。”

那是一片很浅的湖,面积也不大,大概才几十米的面积。而那串项链的主人则乖乖的躺在水底,看水的缓缓流动。

他第一眼看到艾斯时,小家伙在水的折射下不断变化的脸并没什么表情。但是过会儿又好象意识到什么,眨了眨眼,并且朝他的方向笑了笑。

库赞看到对方的样子,不禁想起对方半年前第一次见面时莽撞而礼貌的那一面。现在这样躺在池底的样子有点儿不真实。就算是那笑容都让水给荡漾开来。

“出来。”大将又重复了一遍。

小家伙在水底并不能听见他说什么,但他下一秒还是慢慢的直起身坐了起来。少年一抹脸而后狠狠闭着眼摆起了头发。动作乖顺如同某种犬科。

“喂,别溅在我身上。”库赞看着还是坐在水中的小年轻叹了口气。这个小海贼,他不是能力者吗。干嘛跑水里去,莫名其妙。

“哈哈,抱歉啦大叔。”艾斯毫无罪恶感的睁大眼睛看着他,水不断的从他的发梢滴下。圆滚的水珠顺着肌理回到池中。“你刚说什么呢?”

库赞不懂露出一副怡然自得表情的少年想干嘛。他默默的看着对方,然后举起左手上的东西。“项链,是你的吗?”

“恩。”艾斯眯起了眼睛。刚从水中出来的眼睛有点儿不适。他闭上眼睛后尝试着转了转眼珠。隔着眼皮略微的鼓起让库赞想起了梦魇时的下官。

再次睁开眼后艾斯并没有看着他,而是眯起了眼注视着天空。也说不准是看着太阳。“我想试试呆在水里的感觉。大叔以前有试过畅游大海吗?”

库赞不知道他想说什么。但他想起那应该是非常古早的事情了。我都多大年纪了?吃下恶魔果实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我以前会游泳吗?怕麻烦的海军放弃了思考。摇了摇头。这问题对他而言没有意义。“你成立了海贼团?”

“那可真可惜。我记得那时候特别自在。我弟弟说我就和水生动物一样,完全沉迷大海。而且它很喜欢我?总之它不排斥我。我那时候也不怕水。”艾斯好像被过于刺眼的阳光刺到不行,伸出右手略微挡住了一点。但并没有看向库赞。

“我记得好像听战国说过……你拒绝了七武海?”大将看着他流光的眼睛。

“我躺在水底看天空。感觉真的完全不一样,透过那层水看到的世界和我之前看的完全不一样。真神奇。”我应该是很熟悉这个感觉的,但我都快忘记了。少年几乎快看天空到入迷。那都是蓝色,但不一样,这片和那片蓝不一样。但都很好看。而且很吸引人。

“这座岛可不能提供供给。”库赞把玩着手上溢彩的项链。


…………


他们就这样面对面的交谈着,或者说是双方都在单方面的交谈着。透着因为水汽而略微湿润的空气。他们冲着不同的方向,说着不一定说给对方的话。

看似认真的回复着。但是又都没有真诚的给予对方。他们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偶尔看向对方也都是不咸不淡的眼神。像透着什么玩味,也像透着什么僵持。

最后打破僵持的还是艾斯的笑声。他同时也往大将那边挪了挪,湿漉漉的手去触摸男人手中的项链。他没急着戴上,而是举起了手中的项链,眯起一只眼透过透红来观察库赞。

“我现在是黑桃海贼团的团长。你也知道,我们那群海贼去别人岛上也容易惹是非,所以干脆来这里啦。烤肉啊什么的也很方便不是吗?这座岛很富庶呢。至于七武海……那不是我的希望。”少年嘴角带着弧度平淡的说着,注视着在红色串珠中恍惚不清的男人。

“有什么不同呢。”库赞揉了揉对方靠得略近的脑袋。他的头发略长而且很多,没怎么干,还是湿漉漉的。却很软。大将有点想知道当对方顶着蓬松的头发时,那有是什么触感。

似乎听见了男人声音中的一丝兴趣。还带着小孩子性子的少年拿下项链,环了两圈戴在手上。略微低垂的脑袋没遮住勾起的嘴角和开心弯起的眼睛。

“试试不就知道了吗。”小家伙真诚的望着他,他的瞳孔里还是那片漆黑的世界。库赞想着,黑色的东西真的非常吸引人,而且是离不开目光的蛊惑。

但是他的眼睛与其说是深邃的黑洞,倒不如说是浩瀚的宇宙。因为他眼睛里有亮晶晶的东西,或许是千万星辰呢。谁也说不好。

当他因为少年露出的过于尖锐的犬牙而游神的时候,一只手突然就将他拉向池中。重心不稳的大将条件反射的抓住了那只手腕,或许还触摸到了那串好看的项链?略微回神后的库赞挣扎着放弃了冰冻浅池的念头。

在整个人浸入水中的一瞬间,惊慌,窒息和无力感一瞬间铺天盖地地席上来。逼得库赞锁紧了眉头同时本能的闭上了眼。他不能明白少年如此强烈的追求水的心情,对于能力者而言这感觉简直糟透了。不能掌握的东西并不受库赞喜欢。特别是这种情况。

他转头去看少年,他是火焰,应该说他更不适合水,他会更难受,因为他和水敌我不容。

大将突然想看对方刚下水时候是否也是一样的不适。即使他内心再怎么向往,无法触碰的东西岂会因为一心蛮意而接纳他。他迫不及待的转向左边——

透着眯着的眼睛他看到少年笑得更加灿烂,张开了嘴——他没有去管争相涌入的液体,努力的向他传达着,即使那声波传不到男人的耳朵里——“睁开眼。”

年轻人笑眯起来的眼睛弧度过于温暖。库赞看着对方大睁的曜石似的眼睛。也缓缓的睁大了眼。

他顺从少年的视线看向了天空。眼睛还是很疼痛,阳光仿佛柔和了很多。

库赞配合着少年,专注的凝视着天空。确实……很不一样。感受到自己吐出的氧气泡破碎的感觉,他一瞬间有错觉自己听见了那声音。明明是光线下透明的液体,但库赞觉得自己仿佛是处于一个封闭室。他感受到了艾斯口中不同的世界。也承认是别有一番风味的风景。但是他并没明白对方的执着是什么。

他再次转过头去。看见艾斯虔诚无比的眼睛。

那一瞬间在同样的环境里看着不同物体的男人突然明白了过来。对方不是欣赏着虚晃的天空,也并不是凝视着天空,而是病态的沉迷大海。他即使已经成为活火……也依旧对那片浩瀚充满着渴求。他驰骋于大海,但他却不被大海所接纳。即使他曾经自由的遨游于深蓝。

他感受着被水包围的温柔触感。透过水来看整个世界。他甚至想要融于一体。他憧憬着大海,带着无限的希冀。但是他只能在半米高的浅池里才有那个勇气与心情——

哗啦一声果断直起身的库赞咳了一声,他吐出呛进的水。没去管湿透的头发和衣服。迈上草地后毫不客气的拿着艾斯的衬衫抹了把脸。

“下次别这么突然。”大将盯着后他一秒直起身的小海贼。眼里却并没有不满。

“离开岛后东偏北三十度有个小岛。补给点。你可以去那边买换洗衣服。”少年好心的提醒着。但艾斯只是直直的盯着没过自己腰际的液体。

“谢了。”转过身去的库赞听见传来的小声的一句:“下次别忽然被人拉进水里啦……大将青稚。”

回过头去的大将这次看到转过头后的少年灿烂的笑脸,和对方右手激起的水珠。


前进几步后的大将后知后觉的想起了对方身处水底时候的毫无防备。


——怎么回事。是过度自信,盲目自大还是胸有成竹?
——怎么遇到次数越多越觉得这个明明很好懂的小屁孩有更多奇怪的地方。
——异常的执着和疯狂的向往。
——他知道我是大将了?

…………


每走一步都留下一个湿答答的脚印,同来时一样惊起一片飞鸟。
库赞拧着湿淋淋的衣角时不经心想。怪人。

TBC


评论
热度(4)

© 燎原之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