燎原之势

我非你杯茶,也可尽情的饮吧。

【原创】温水(cp:青稚X艾斯)<七>



   <七> 



   上山的道路显得太过黑暗。呼啸的寒风和大雪将雪地里的能见度降到极低,青雉跟在艾斯身后循着他的脚印走,吱呀一声又不知踩烂哪棵树杈。小年轻只是裹着一身看起来颇为厚实的绒披风,那披风被夜里山上袭来的风吹得不停鼓动。每走一步都格外艰难。他熄灭手里的手电,两个人都依赖着艾斯手里微弱的灯火前行。努力不让自己摔倒。

   冬季的夜晚太难捱了,每走一步都有狂风带着尖锐如剑的冰雪扑在脸上,冰凌一般的刮着皮肤。身为冰人的他只是紧了紧护目镜,艾斯又往上不停的拉着长围巾裹住脸颊。一开始他还因着路途的难捱枯燥不停的说着话,下一秒就被钻进喉咙的寒风刺得说不出话。小年轻只得捂紧了嘴巴专心走路。到达山顶的路途被沉默衬得更为漫长。



   即将到达山顶前的那截路格外难走,太过厚的雪被完全淹没了路径。青雉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前面正走着的艾斯踉跄了一下,整个人被风吹得往后跌落过来,他连忙大手一捞拉紧了艾斯的手臂防止他继续下滑。小年轻被这一下弄得往下带着青雉跌了好几步连忙调整着站了起来,嘴里还吃了好几口雪,后怕的拉紧了青雉的手,他忙把厚实的围巾往自己脸上再裹好,冻得不轻的嘴嘟囔出一句谢谢也被山风吹得零碎。

   青雉接过他手里的手电拉着他继续往上走。对方身上灼热的体温仿佛要透过皮革手套传过来。他更用力的拉紧了对方,朝不远处的山顶登去。


   山顶上还是白茫茫的一片,黑夜里什么都瞧不真切。模糊中只能窥见有一棵无比巨大的参天大树伏在地表,远远看着仿佛盘在水底的软骨动物。艾斯掏出腰侧的刀刃,没有犹豫的循着它露出地面的根基割了一段手臂粗的根下来,他回头朝青雉摇着手里的白根,询问似的歪了下头。青雉也沿着他割下的那段扯出埋在雪中的长串树根,掐了点浆液辨认了一下,给了小年轻一个肯定的眼神。


   下山的路在风雪的推动下显得格外急迫,艾斯只得紧紧攥住男人的手保证两个人不被大风惯得直接滚下山。上山途中匆忙发现的一个昏暗山洞成为他们今晚的目的地。比起深夜里不知哪里潜伏着危险的深山,白天里温和下来的风雪要喜人得多。



   艾斯先钻进山洞,青雉随后跟进山洞后首先脱下了自己沾满雪的长袍,骤然缩小的风声鼓动得他的耳朵有点耳鸣。山洞比较弯而深,外面呼啸的冰雪不会钻入洞口。他看着黑暗里对面的小青年燃烧着手指点燃了洞穴里那堆干柴,紧接着拍掉身上厚重的积雪,看着火焰簇然窜上后把自己团成一团坐下来,如同被淋湿的小狗般摆动着脑袋,黏在他发梢上的雪落在火堆里没了痕迹。被火焰映得鲜明的小年轻好像被霜打了的植物,睫毛上还有着冰晶,显得格外没精神,皱着冻得通红的鼻头脱下皮手套去揉捏自己快冻僵的脸颊。


   青雉被他那副有点可怜的表情逗得笑了一下,从喉咙里发出的声音通过气管时带来一股久违的灼烧感。他将衣服放在火堆旁的石头上烤着,自己也凑近了那团火。艾斯听到他闷闷的那声笑抬起头看他,放下了揉脸颊的手,冲他扬了个特别傻气的笑容。看起来暖烘烘的。

   寒冷里的火焰是最为受用的宝物。取暖几分钟后青雉揉了下肩膀,感觉身体舒缓过来后将包里已经冷却的酒放着火旁慢慢温着,对面的小年轻仿佛被提醒了什么一样蹦起来,也掏出了包里的干粮,直接用能力将自己手上的饼急速加热后狼吞虎咽起来,期间被烫到还小声的嘶了一声。他用手撑着下巴,借着跳动的火苗看着艾斯吃的一直鼓鼓囊囊的腮帮子,想起了鹤婆婆养的那只黑色的猫。


   动用能力后艾斯那边的食物热的非常的快,他吃完后还残留着嘴角的碎屑就又认真的抱紧牛皮囊开始热酒。青雉拨动着自己才刚刚解冻的酒袋,捡着旁边的碎枝桠丢进火堆,看着又窜高一截的火苗。自己身边的墙上多映出一团影子。艾斯抱着手里暖烘烘的酒袋子窜到他身边坐下,一只手拿着酒袋另一只手压在他的手腕上抬头问他,“你冷吗?”


   小青年的体温的确是非常高,手腕被他握住的低档仿佛有一股暖流四溢开来。他即使是坐着还是比艾斯高一截,能清晰的看到他因为回暖后显得格外红润的嘴唇和脸颊,脸上那些雀斑显得他的笑容更为灵动了起来。艾斯又开始盯着他眨着眼睛说话:“我一直以来都很讨厌海军……除开我爷爷。我以为海军都是特别讨厌的人。”


   他说着包括面前男人群体的坏话,却毫无自知的继续嘟囔着:“你也很讨厌海贼吗?”问这个问题时他嘴咧得更开,露出一侧尖尖的小虎牙。看起来危险的很。



   青雉低头看他在火焰下显得格外透亮的火晶石项链,艾斯的头发非常的黑亮,卷曲的头发昭示着发丝的柔软,燃起的火苗仿佛把他的发尾染成橘黄色。男人伸出没有被压住的右手去抚摸他的发尾:“也不全是。”他随口敷衍了一句,注意力却全放在自己的指尖,小年轻的发尾的确是非常的柔软,比起他之前抚摸过的那只黑猫过之而无不及。虽然那时他第一次接近就被那只黑猫狠狠挠了一下,换来鹤婆婆毫不掩饰的大笑。


   艾斯又低头喝了一小口怀里温得烫口的酒,抬起头继续笑着问他:“你冷吗?”那口酒没有被咽下,显得他说出的那三个字鼓鼓囊囊的不清晰,又跟带了酒味一样的黏腻。青雉看着他比之前更为开怀似的笑容,小青年的眼尾都笑得弯起来,眼睛里的火苗簇簇的攒动,就跟黑曜石里关了一团越燃越烈的火种一样。他叹了口气,脑子里想的明明是我一个冰人怎么会觉得冷,却不知道是受了空气里劈啪作响的声音还是酒气的蛊惑。他揉着小青年发尾的手改为揉着他通红的耳垂。嗯了一声。


   在艾斯支起腰凑过来给他渡那口浓厚香味而烫口的酒的时候,他的注意力一直都在小青年颤抖着的湿润眼睫上。嘴里那口滚烫的酒直接从喉口流到胃里,仿佛跟手腕处传来的暖意溶成一片。


   那的确是非常温暖的力量。他扯着对方脖颈处脆弱的项链加深这个吻的时候,感受到了埋在醇厚酒香里牛奶烙饼的奶味。




   第二天清晨的阳光洒在雪面上,温度仿佛也被积雪抽离了一部分。明显小下来的风雪使得他们下山的路途比之登山无比轻松。到达山地后青雉朝着另一边的海岸走去,他的青恰力在那边。艾斯先是冲上去抱了他一下,然后勒紧了背上的包裹拍拍里面的白根冲他笑。“谢谢你啦,再见,我去找耶特了!”他转头就朝空中飘起的那道海贼旗跑了过去。小年轻脚程很快,一会儿面前就只留下两道深深的脚印。


   青雉也拎着手里那堆白根朝来时那条路走。天空中飞过来一只信鸽停在他的青恰力上,眨着圆溜溜的黑色眼睛看着他。男人伸进口袋掏出刚刚拥抱时小青年塞进他袋子里的物事,一颗脆红的红晶石,在太阳下亮的发光。他难得勾起嘴角笑了出来,摩挲了下又塞进口袋。取过信后骑上爱车。


   他回头又看了一眼扬帆起航的嗨贼船,转身离开了这座岛。




   TBC. 


评论
热度(7)

© 燎原之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