燎原之势

我非你杯茶,也可尽情的饮吧。

【原创】温水(cp:青稚X艾斯)<五>


   <五> 


   耶特是在一阵撞击声中醒来的,昏沉中被惊醒使他觉得头昏欲裂。在黑暗中他眯着眼睛适应了许久,才得以在混沌中找到一点清醒。他侧目望了望船长那边。平稳而均匀的呼吸声标示着对方一如既往的好眠。刚才的响动只是让他惊动了一下,继而排斥似的将自己更深的埋进了被子。

   他伸手将对方挣动中松动的被子盖的更加严实后轻手轻脚的推门往船头走去。船头的一点火星闪烁不明,远处坐着的人转了个身。“耶特。”深夜留守船头的枪手冲他挥了挥手。“刚被惊醒了?”


   西弗笑着看着对方嗯了一声后在自己身边寻了个舒适点的地方坐下。“刚才是触礁了吗?我有点担心,出来看看。”冲对方讨了个火后他也叼上烟吸了一口,吐出的烟笼得整个船头烟雾缭绕。

   “感觉应该是冰块,如你之前说的,我们下一个岛应该是冬岛。”西弗往身边悉悉索索的摸索了一会儿后丢给他一件大衣。“这块儿还真够冷的,大约一刻钟前这边的风就大起来了,我怀疑风里都有点儿冰的碎块儿,冻得不行。”


   耶特裹紧了大衣,冲着细微的海浪看了半天,闭着眼感受着风的强弱走向后皱了眉。“这块儿属于冬季的海域,而且范围不小,不过应该天亮不久我们就该到这个大岛了。”他说完后又猛地打了一个喷嚏。西弗被他惹得笑得咳了起来,“行了,没多大事儿,早点儿去睡吧。大约两三个小时都要天亮了。”

   航海士也没耽搁,把身上的大衣又披在了西弗身上。“别念叨我。你也裹紧点儿。”走了几步后想了想又把兜里的烟掏出来扔给对方。“不过估计你是觉得越抽越暖和,给你了。我也回去给那帮兔崽子们加床被子。”


   西弗头也没回的挥了挥手。


   第二天一早被叫起床的时候艾斯打了个巨大的喷嚏。“好,好冷啊。”他吸着鼻子接过了航海士递过来的毛大衣。对方好像还嫌他系得不够紧一样帮他又绑了一圈,顺便拿了个大披风把小船长整个裹了起来。

   “还是第一次来到冬岛呢。”艾斯揉着眼穿上了厚点儿的靴子后就闻到了食物的香气,没来得及拿干粮就急匆匆的奔去了甲板。耶特叹了口气将两人份的干粮放在了一个袋子里。

 

   闷头认真和船员们抢着肉类的小船长在猛吃一半后,犹觉得不舒服的皱了皱眉。“好冷啊这个岛。”他看着自己的船仿佛停在一大块冰块上都想叹气。“大概要多久记录啊耶特?”他转头求救靠谱的航海士。耶特塞着面包想了下:“大约三天,不长。”


   西弗吃了几口肉后就嚷着让船长变成火焰温暖一下船员,其他的兔崽子们也起哄说眼前的小火堆根本不够温暖一群大老爷们儿。看着乖巧听话已经认真的开始左手吃饭右手变火焰充当小暖炉的队长。耶特想要叹气的冲动又上来了。


   今天的航海士,心也好累。



   酒饱饭足后,大家都开始整理着物件准备登岛,西弗和船医则决定留下守船,这两个人一个困得不行一个还在做着实验,其他人叮嘱他俩两句便背好行囊往岛的深处走。

   不得不说白天的冬岛气候还是不算恶劣,只有细细碎碎的雪将落未落,即使是冷风也只是徐徐而过,并没有造成多大的行动困难。艾斯吸着冷飕飕的空气,又把围巾往上提了一点。耶特把他包得严实,自己又本来就比旁人体温高点,缩在橙色披风下的他温暖的像个冬日的小太阳。


   他们在登山路上一半的时候遇到了一家打猎的农户。对方手中牵着的雪橇犬一开始对他们非常不友好的吠着,猎户倒是个特别温柔的人,客客气气的问他们是不是远来的旅人。

   耶特上前一步拦住了心直口快的船长,笑眯眯的表示他们的确是来旅行的,并且询问了一下到达山顶的距离。而后礼貌的询问能否借地让他们暖个身子热个干粮。


   猎户看着斯斯文文的青年和他身后探头探脑的小年轻,没怎么防备的答应了下来。



   终于脱下帽子和围巾的艾斯抱着刚出炉暖呼呼的面包和热后显得浓郁香醇的牛奶吃的津津有味。船员们抖落大衣的霜雪,将其放置在火炉边的烤架后也加入了大吃大喝的行列。耶特笑着给了对方一点报酬并劝着猎户不要推辞,客气几句后就和猎户谈起了岛上的人情以及特色风光,知识渊博的航海士和对方相谈甚欢。

   暖了半天身子后的海贼团又冲着山头前进,猎户细心的给他们指明了上山下山最快捷安全的路线,一行人又恢复了前进的行程。


   走了不到一刻钟后航海士就皱起了眉,体内敏锐的天气感受器使得他首先察觉到了呼啸得越来越大的寒风和加大的雪粒。“大概是暴风雪快来了。”他说出这句话后其他人都面面相觑。最前方的艾斯也扭过头立马做了决断:“那我们快回去吧。”

   下山的路显得格外的不好走,昏暗沉闷的天空,湿润冰冷的空气,压得人吸气都像是喉咙灌冰棱,呼啸冷冽的大风惹得大家都不好受,急匆匆的往回赶。耶特是在最前方带路的,后方有两个人被凹凸的雪地弄得脚滑跌倒,其中一个还把脸蹭在了枯枝上,磕破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口子。


   等他们快到船边的时候已经是入夜了。刚到船边一群人便被强烈的光刺了眼睛。

   “嘿你们也回来的太晚了吧!”西弗担忧的吼着,声音破过风声远远的传过来。在他心急着跳下船的时候,艾斯面前那个一直摇摇晃晃的船员便应声倒了下去。身旁的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吓得不轻,反应快些的两人立马火急火燎的把他扛起来,扭头就往船医那儿送。 


   所有人都被这一下给吸引注意的时候,耶特发现身边的小船长反而疑惑的扭头四处张望了起来。在最后一个船员上船后艾斯还在皱着眉头回头看着,他盯着身后那块地不说话。同时西弗也眯着眼试图从远处模糊的方向看出点什么,可惜风太大了,十米开外的一切都是一片纯白的世界:“谁在哪儿!!”他威慑性的往那人附近开了一枪。艾斯则抢过手电往那头照去。

   来人伸手挡住了直往眼睛射过来的光束,眯着眼想着只打算借个火的没想到遇到的人挺凶的啊……无奈的叹了口气却听见对面传来不大不小的一声:“……哎?!?!”


   这声音还挺熟悉的,这样想着的青雉也借着光往那头探了探头。哦呀……他想着刚看看到的一头黑发的小年轻。

   

   还是个熟人。



   TBC.


评论
热度(6)

© 燎原之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