燎原之势

我非你杯茶,也可尽情的饮吧。

【原创】温水(cp:青稚X艾斯)<二>




当库赞经由一位黑发戴眼镜的迷糊海军带到斯摩格的办公室时。他看着天边波橘云诡的彩云后不由得感慨,真是问错了人啊……跟着这个小海军走了一路还不知道绕了多少弯,这都傍晚了。谢过努力的女海军后他礼貌的敲了门,却没等回复就擅自打开——“打搅了。”

室内正在认真批改文件的烟人抬头看到是他,只是礼节的点了点头,“稀客。”而后又埋头文件,怎么看那都不是一人分的啊……不容易。懒散的大将同情的又看了眼。

“闲来无事来这儿喝了几杯。临走时看了下海域,好像是要暴风雨的样子,就来这儿坐坐。”顺便蹭个睡觉的地方。不过他也没说出来,反正其实给他个站的地方他就能睡一宿。库赞不客气的去给自己泡了杯茶,拉上眼罩闭上眼开始浅眠。留下老友一个人默默的批改文件。

整间房子里又再次恢复得只充斥着沙沙的写字声。如同一粒石子投入深潭激起细浪,而后回归平静。

库赞是被一声巨大的雷声吵醒的。睁开眼面前黑乎乎的一大片。他揉揉太阳穴,摘下了眼罩。看着居然还是一片黑暗的屋子皱了皱眉。刚好又是一阵雷电,白亮闪过窗外时他看到了在黑暗中烦恼着挠头的烟人。

“啧,醒了?”斯摩格放弃似的仰头瘫在办公椅上。他应该是对着那一大堆的文档一整天了。
“怎么回事儿?”库赞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给了个合理的推测:“停电?”

“没错。”黑暗中只有斯摩格的烟头那点儿火星子惹人注目。“停了没多久。”他放下笔。好像感觉到对方疑惑的目光。自顾自的说了下去:“还多的是文件没批呢,明天就要上交了。”

“我说你急什么呢……啊那真是不容易”,库赞同情的说了声。虽然我没能体会过这种心情。同时他也没良心的想着。但他体贴的考虑到烟人焦躁的情绪没说出来。“罗格镇没有备用电源吗?”

“好像是被雷劈坏了无法使用。反正不耽误你睡觉。”库赞没多想对方的话里有话,想着说的也是,反正不打搅他睡觉。理直气壮的大将往沙发里又缩了下。

但下一秒对方啊的感叹了一句,随即站起身来:“备用电源?”大将感觉到对方长吐出一口烟。语气里多带了点儿笑意:“谢了。”

库赞的夜视力不错,他能看到好友从隔壁的房间——斯摩格那家伙就睡那儿,一张理所应当脸的说着睡那儿方便——拖出了一坨东西。

备用蜡烛?

烟人把手里拧着的往库赞坐的对面那沙发上一扔。彭的一声库赞都怀疑会不会砸折那一堆蜡。罗格镇公共资产真不值钱啊。

“……唔……疼……干吗啊!”结果下一秒那边悉悉索索的开始动弹。库赞倒是饶有兴趣的观察了会儿。这是个……小孩儿?

沙发上那一堆拱了会儿从被子里钻出个少年。估计是把自己裹在了被子里睡觉时被毫不留情,人带被子的拖了出来。那家伙只露出个脑袋,刚反应过来就气呼呼的冲烟人骂着:“王八蛋你扔我干什么!!”

斯摩格倒是大喇喇的一屁股坐在了库赞身边使唤着:“臭小子给我出来,干活的时候到了。”下一秒一手接过扔过来的气势汹汹的抱枕。

上校完全不客气走过去把对方整个提起来。“停电了!你这小子就不能用能力充当一下蜡烛吗!死小鬼你以为白给你地方睡吗?!”那小鬼龇牙咧嘴了半天还是不甘心的打掉了对方的手然后拉平自己的衣服。“我干啦……混蛋居然这么使唤我。”皱着眉死瞪着烟人又好像有点儿底气不足的样子。

片刻就看到对方燃起的指尖点亮了黑暗的房屋。少年看到出现在眼前的第三人愣了愣,歪头认真的想了会了,随后又开心的笑了出来。“啊,下午吃饭时遇到的大叔,你好啊~”

被撇在一旁看了半天戏的大将借着火光看到了对方明暗交接下笑着的脸。雀斑还是清晰可见啊。我还欠这小鬼一顿饭。库赞笑着点了点头示意。

斯摩格把剩下的文件搬了点来,准备继续奋战时看了眼艾斯。默默的白了他一眼。“火给我调大点。”完全被对方当成电灯(还是可调式)的少年气到不行。估计不是因为库赞在这儿小崽子早气呼呼的扑上去揍了。但还是换了个方式照明,整只手掌都开始散发着光芒和热量。

库赞饶有兴趣的看着少年:“……自然系?”小家伙笑了笑:“没错啊,大叔懂很多哎。我是火焰。”
他幽暗的瞳色在明灭的火焰下显得更加深不见底。但还是光芒四射的样子。整间屋子都因为这小子而充斥着明亮。没人和这个火焰小鬼说过他眼睛里住着太阳吗?

大将这才后知后觉明白和这小鬼在一起所感受到的吸引是什么。他是冰,而艾斯是火。某种意义上来说还真是势均力敌,但前提是他们都经历过同样多的风浪,这小鬼现在还是太年轻了。那烟人呢?库赞瞥了眼认真的工作的上校。不相上下吧。

艾斯就那样把玩着自己手中的火焰,小小的火球和火苗窜上窜下。小鬼安静的看着掌中的火焰跃起然后泯灭。然后库赞就那样看着他。

年轻的小鬼,而且拥有相当不错的能力。这样的少年看上去简直是有着无限大的潜能。发展下去一定是让人惊叹的力量。库赞觉得说不好有那么一瞬间,心里有点想把他纳入海军麾下,不过紧接着他就否定了自己。想什么呢。

感受到对方的视线,艾斯也开始注视着男人。或许是因为本身就是火焰的缘故。少年敏锐的注意到对面的低温,他立马将脑中的念头实现。用空闲的左手尝试着盖在了库赞的右手上。“大叔你不冷吗?体温好低啊。”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眼中就充斥着对方笑嘻嘻的脸,还带着点儿关切。右手也传来陌生的但是略高的温度。

“你,在斯摩格这儿?”知晓对方身份的大将笑着回复。这小鬼单纯,但是不蠢。聪明人不说多余话,少年应该懂他实际问的是什么内容。同时库赞也没漏过斯摩格一瞬间停下的笔尖。

“当然。”小海贼开始笑得更开心,鼻子都有点微微皱起。小家伙笑起来显得更加稚气。库赞不由得感慨真的还是个小孩子。但艾斯挺直了背开始更加认真的看着男人。仿佛对面前这个过于高大的男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因为他打不过我,不对,应该说抓不住我。”他这样说着的时候眼睛里还是有着明亮的光,明晃晃的刺人眼。库赞就那样被他的眼睛吸引着,安静的凝视着浩瀚的苍穹。

艾斯用着孩子一样肯定的语气,却带着不属于这个年龄的倔强和张狂。库赞看到那孩子有一瞬间用王一样的语气笑谈着,仿佛青稚说了个巨大的笑话。

“小鬼,闭嘴。”斯摩格重重的把笔尖戳在报告上。艾斯真是继续笑嘻嘻的看着斯摩格。但两方只是注视着。空气中都是粘稠的宁静。

稀释了这样的静默的是大将:“但是我能做到。”

库赞反手握住了少年的左手,然后施以巨大的力量。他明白艾斯马上就能反应过来他们的力量差异。所以不出意外的看到了少年诧异的脸。但是下一秒艾斯也紧紧握住了他的手并且加以自己力量的极限。他明白了他们的差距和他的不足,但是少年的脸上满是兴奋。他掩饰不了也不会去掩饰的兴奋。那是遇到强敌的热血澎湃。

那小鬼好像完全想象不出自己的失败。

他欣喜的迎接每一场战斗,然后在鸣鼓之前就给自己树起了胜利的旗帜。

“但是我没有收到号令。”懒洋洋的大将笑着松开了对方的手。也把对方一瞬间的失望收在眼底。这小鬼真有趣。

而且他拥有D家人的特质,库赞不知为何想到了战国的话。

D家的恶魔血统真的非常可怕。那群人仿佛都有着不死不休的强大力量。邪恶而嚣张的,庞大的战力和精神力都过于惊天动地,他们就是抹不去的咒印。巨龙的嘶吼。他们都有力量吸引着成千上万的人趋之若鹜——

他看着眼前年轻的小鬼。那这一面算是什么?
——他吸引人们。

“那,大叔你的名字是?!”库赞看到对方认可一般的眼神期待的望着自己。少年这才关心起男人的名字。

“库赞。”

至于官衔啊什么的估计这小鬼都不会在意。

“啊……大叔叫库赞啊~”完全没有想到现今大将的少年照样笑的一脸坦诚。接着少年敏锐的转过头:“斯摩格你忙完了啊?那我换种方式了哦,这样手酸。”

白烟上校嗯的回应了一声。把文件放回桌上才松了口气。“妈的终于批完了。”

反正使唤这小鬼他是半点都没觉得不好意思,对方这几天都死赖着睡他这儿该给的钱多了去了。
少年熄灭了手中的火,从他的双手仿佛飞出了许多的萤火虫。暗了不少但是给予了对眼睛负担不大的光辉。

明灭里凝固了三方的各怀鬼胎。

“萤达摩,很好看吧,但是不能碰的啊。危险。”少年看着对面的两个男人,显得特别开心。“你们都很强。真高兴认识你们。”但话刚说完,期期艾艾的少年就头一偏进入了梦乡。

库赞不禁咋舌。真是和自己敬重的中将一模一样,分分钟入睡啊。看着身边开始闭目养神的男人大将倒没怪他玩忽职守什么的。只是笑他:“我真不知道你居然喜欢养猫。”

烟人白了他一眼:“屁,野的,而且血统不正估计是豹猫什么的。不过你居然认识他。”

“你不也是?”

“我那是……”想起了堂堂上校因为个吃霸王餐的差点出动所有人他简直觉得悲从中来。而且对方因为没钱还在这儿赖着睡觉真让他恨不得揍死这小王八蛋。长吐一口烟,不忍回首啊:“孽缘。”

用余光看到当今懒洋洋的大将仿佛是有一瞬间认真的笑了。“我的话……好运?”
TBC

评论
热度(7)

© 燎原之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