燎原之势

我非你杯茶,也可尽情的饮吧。

<原创>残雪(水月X枫二)

#为了方便作者把初期的水月也算作明教#

#可能时间线和攻防都有BUG,请多多谅解#

(一)

初见之际,枫二已经指挥了一段时间攻防了。所以那时的水月,看到的对手是身着明黄衣裳,稳重而意气风发的藏剑弟子,那时候风卷起对方衣裳下摆,他看见藏剑随风而被刘海半遮掩的坚毅认真的眼神。心中明了,这就是要和我对战一个赛季的人。

初期的征战实属艰辛,人心不稳以及经验缺失,没能上手的水月也吃了不少败仗。但先毋论战术或者士气,仅凭一身傲气的他也不愿示弱。水月多少算是一路顺风走来的人。要论运筹帷幄成竹在胸也不在话下。他清楚自己缺少的只是时间,所以永远只是握紧了双刀,大步流星的前进。只要靠着意志,很多的闲言碎语弃之不顾反倒是促力。他只抓紧了成长的每个时机。而只要撑过一开始的那段艰辛,再认真钻研,细心一点。对他而言指挥其实也没那么难当。

第三次攻防,在他第十几次死在恶人人堆中的时候,他看着扬尘的天空。下令继续往前群。他看着自己这方骁勇的侠士们和对方混战在一起。眼尖的注意到对面的藏剑少爷也躺了很多次,泥泞黏在每个人的身上。也有无数人的身上充满鲜血,猩红溅入眼底。迷蒙而压抑的气氛,兵器相撞的沉闷声,空气中充斥着腥味和尘土,这样浮躁的氛围,特别容易让让人杀红眼。

而只要过那么一段时间,当初肆意厮杀的侠客们都会渐渐意识到。很多时候,那些所谓阵营大义和正邪是非,不过是单方的执念。你有你的正义,而我有我的职责。你为了你的辉煌而战斗固然可贵,自家将士寸土不让的气概也值得称赞。

像新任的浩气盟指挥在这点上一开始就看得很开。所以几周攻防后。站岗的恶人谷守卫并未意识到,平静的指挥屋后。会有隐匿在夜色中,呼啸而过的一阵风。

“怪人。”枫二抬起眼皮冲解除暗香弥散效果的来者丢了一句。继续百无聊赖的擦拭着重剑。

“你觉得我今天从北面上明智么?”来人也不多做解释,坐在他对面座椅上直接开门见山的问。当然他也清晰的意识到这个藏剑对自己的一丝防备和敌意。所以攥紧了手中的双刃。

“你为什么觉得我会告诉你呢?”枫二白了他一眼。停下手中擦拭的动作,右手在桌上画出一个圈和几条直线。“你从侧路上可能会更打我一个措手不及。”

“我也觉得你今天从后路断我那会儿不理智。”明教弟子抬起戴着皮手套的手划掉了桌上最后的那划。“你倒是一点儿不留情,你怎么知道我不会直接压复活点?”枫二眯起眼看着对方被兜帽盖住而只露出的那只琉璃色的眼睛。

对方也不甘示弱的和他对视着。“你那时调不动那么多人守另外的地方吧。”他说完这句话后屋内陷入了一段时间的僵持,仿佛为了打破粘稠的空气一样,水月砍掉了烧过的灯芯。看着猝然窜上来更为明亮的火焰。他听到枫二的笑声:“嘿,你说的还真是。”

他看到跳动的灯光明灭在对方黑亮的眼睛里,那双眼睛里充满了笑意。他第一次看到这个对手笑。水月觉得,这个藏剑笑起来还挺好看的。

相熟之后有一次枫二嬉笑着喊他:“哥,知道你长得可帅了,你知道我多嫉妒你有那么多迷你迷得七荤八素的少不更事的妹子么。”他那时候直接揉了对方的脑袋。“那是自然。”枫二拍掉他蹂躏自己发型的手后拉着水月领口凑上去看了很久。“我就觉得你的眼睛真好看,真的。一边黄色一边蓝色,就像藏剑山庄配上西湖一样。特别好看。”

水月那会儿被他噎得半天没说话。不过在枫二凑上来认真看他眼睛的时候,他脑海中闪过的就是枫二第一次冲他笑的时候眼中跳动的灯光。他想,其实中原人黑曜石一样的眼睛。也很好看。

好像继那个笑之后枫二就对他放心很多,也会认真的和他讨论攻防的问题。从一开始的总是他隐身去恶人谷到后来枫二策马跑去浩气盟。两人赛后必谈的习惯算是落下了。

(二)

后来不用隐身去见枫二的水月,渐渐地也会收到一杯茶的待遇。

“我们这儿穷乡僻壤的,你就凑合喝吧。”藏剑弟子撂了一杯茶在他面前后就开始往自己嘴里塞桂花糕。他那时候倒没说什么,喝着淡茶和他讨论战术,偶尔抢一块糕点。这二人虽说都处在风华正茂的年纪,口味倒是跟个顽童没什么两样。双方指挥都钟情于各种小甜食的糕点。并且坚信对方手中的更好吃,为了块酥仁闹腾也不是没有。

后来有恶人谷的兄弟憋不住了和他透露,冤枉啊什么叫我们都穷啊!放屁那就是枫二自己穷而已。当然了这样拆自己人台子是不好的。那是后话。

多次讨论后双方也更为了解对方的打法后,攻防也随之变得更为激烈。偶尔两人躺尸躺的离对方不是很远的时候。枫二也会在继续喊着“来往我1这里群,群群群群!”而水月的聊天框里则会叮地弹出一排紫色的字。“我去,你躺的真难看。”

水月也从一开始的“……”到“彼此彼此。”又及很久之后知晓对方黑历史后他直接接着身高优势压在对方肩膀上轻笑:“那也比某些黄鸡挂在树上好看。”然后轻而易举的隐身闪过呼啸而来的风来吴山。反正枫二的炸毛对他而言一点杀伤力没有。

那天晚上枫二跑去浩气盟那边讨论战术,守卫看了他一眼想起自家指挥的命令也就没能下手去拦。两人坐在桥边看着天空,聊一些零星琐事。水月聊一半后不禁看着星空感慨:“还是明教的夜色好看。”枫二看了他一眼,也接了一句:“浩气盟的水色更比不过藏剑西湖。”

水月看着枫二认真扒拉水的样子。想着对方应该还是更喜欢青山碧水,石桥飘雪的。虽然最后选择了险谷恶处。

藏剑弟子邀请过很多次,你要没事我就带你去藏剑,平湖断月,秀色西湖,特别好看。每次回去我都觉得整个人都舒坦了。他点头,成,那我带你去明教,明亮的月亮和浩瀚的夜色,还有享誉在外的三生树。

你生长在温柔水乡,残桥断雪。莺鸣柳顺。扁舟一片,温酒醉意。最后为了只有赤红土壤的阵地厮杀。

而他来自大漠,月色如画,星宿璀璨。静谧荒凉,夜声呜咽。大漠无痕,秃鹫遍处。最后居一方水地,守翠竹绿林。

世事本无常。

(三)

水月和枫二第一次带点疏远是在倒老王之后。“那时我去上课。”枫二一直觉得是自己的错,那时候懊恼了很久。连自己当时是不是记得哭了都忘了。后知后觉发现自己一段时间没有和水月联系后还拧着一壶酒跑去找对方彻夜谈心。

很久之后恶人谷有过一次可以倒老谢的机会。但是枫二那时候放弃了。很多人都说枫二是不是因为水月才放弃了那个机会。有人问,那时候水月和你也很好啊,不照样倒老王了吗,他倒老王的时候不是也没想过你吗。枫二那时候沉默很久,憋出一句,其实也倒不了。

一时几多争论,很多人觉得恶人本无力推老谢,即使那时开战也不过枉然。而扯到私人交情更加滑稽。阵营之间本应如此。身为一个阵营指挥谁不想倒王遗风或者谢渊呢。那样的机会谁会拱手让人。

水月那时也没做答复,在最后带着几百个兄弟死守老谢的时候。他看着自己这边精疲力尽的兄弟们,也看了看对面同样狼狈的枫二,心里想。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当初也一定会倒老王。我就是会做这种事的男人。我觉得他也明白。接着水月继续吼着让大家聚集在谢渊身边。他听见对方喊着不要去动谢渊。而对方最后本也倒不了老谢。他闭上眼。

(四)

没多久之后隔壁服务器要乘着过年的欢喜劲儿办个歌会。因为是恶人谷的跨年,所以邀请函就飞鸽传书到了枫二的手里。恰好那时水月带了酒和糕点跑去和枫二闲聊。两人刚聊得兴起,水月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自己被喷了一脸……酒。

“你妈蛋!!!”反应过来的水月反射的把手里杯子扣了枫二一脑袋。“不是我不是故意的……”枫二愣了一下立马拿出手帕给对方擦拭。“那你瞎激动个球啊!!”他擦着的时候模糊看见对方用袖子胡乱抹了一把。

“你知道信上说啥么。”枫二正襟危坐的凝视着他。水月挑了挑眉。“要说快说成么!”

“……要我去跨年歌会唱歌。”

枫二话音落后就感觉被一阵沉默包围。整个屋子安静得不像话。

“……哦。”水月默默地捂住了脸,然后又捂住了眼。“他们认真的吗……”

真是不在念破闯江湖,不知深浅。

下一刻水月就感觉自己被一股蛮力拉住了袖子。“哥,我唱歌哪能行啊……你就陪我一起去成么……”枫二认真的看着他,眼睛里刷刷的全是诚挚。

这种被求食的小鸡崽子可怜兮兮盯着的感觉……还真不舒服。黑喵爪子一挥点了个头当同意。黄鸡长出一口气,眉头都松了下来,那样子好像恨不得在床上滚两圈儿。“哎,这就有底气多了!”

冷冷看了会儿莫名放松下来哼歌的枫二。水月望了望窗外,估摸着时辰也不早了。他站起来戴上了兜帽。

“傻逼,你也就这会儿叫我哥。听见就知道没好事儿。”

“嘿嘿。”枫二没皮没脸的笑出声,“谢啦,再会。”他看着对方施展大轻功往远方飞去。满面笑意的挥了挥手。

回浩气盟后,水月躺床上的时候想过,干嘛要答应枫二陪他一起去。说白了,他一个浩气的,何苦要陪他去恶人谷的地盘凑热闹。他这行为就跟把自己送进红名堆一个效果。

枫二那傻逼每次有事要拜托他就凑上来可怜兮兮的喊哥,平时没事儿的时候就水月水月傻逼傻逼的。什么德行。闭上眼思索了一会儿。也是怕他出去丢人,那样的音准跑去给人家庆过年不瞎胡闹么。让别人以为他代表了整个念破水平那还得了,怎么也得自己上去拉回正常分啊。思索一会觉得是这个理,立马翻身睡觉。

也是很久后他才发现,好像只要对方认真的拉着他的袖子抬头直视他,诚恳的喊着哥拜托他。他好像一次都拒绝不了。

最后那天歌会枫二还是照样骗花。除了几个脑残粉的妹子继续刷着二爷好萌之外,其他的人估计都默默地捂住了耳朵。他看着渐渐少下去的人数。无奈的叹了口气放了伴奏。

他记得收到邀请第二天,他在浩气盟和枫二聊过之后的歌单。枫二说到合唱的时候苦恼的想了很久。他看着对方皱着眉头苦思冥想的时候脑子也没多想,脱口而出:愿得一人心?他说出口后就感觉到枫二愣了一会儿。

好像他俩之间隔段时间总会出现这种情况,空气跟凝固了一样。

“我不会啊,再说了,你这是要我跑调跑到哪儿去啊…”枫二挠了挠头,一瞬间挪开了和水月对视的目光,下一秒又笑着望回来。“你上呗哥。”水月看着他头上刚抓乱的刘海,站起来冲着对方脑袋一通蹂躏。在枫二张牙舞爪反抗的时候轻笑了一声,“成,我去。”

他唱的很认真。好像不管做什么事情他都会很认真的去做。唱到后面的时候水月慢慢闭上了眼。他好像能在漆黑的眼前捕捉到一些东西,兴奋的姑娘们,细心聆听的侠士们。还有坐的老远,但是趴在桌子上,将脑袋搁在手臂上,认认真真看着他,专注的听他唱歌的枫二。

愿得一人心。不论心中以哪种心情唱出来。都希望你能听见。

(四)

双方都很熟悉之后,经常恶人谷或者浩气盟的侠士都会看到对方指挥和自己指挥坐在一起聊天。对所有人来说好像都已经习以为常,两人偶尔还会收到敌对阵营敬意的微笑。

有一天晚上浩气盟输的挺惨的。当晚水月刚打算收拾点酒的时候,就听见敲门声。他估摸着应该是枫二,果不其然开门后对方就提着几壶酒冲他笑。

“我这都是其他兄弟的酒,可能有点烈。”枫二把酒往桌上一放后担心的撇了他一眼。

“我酒量可比你好。”水月见对方不客气的坐下来,也开始往杯里倒酒。

闹腾到后来的时候两个人都醉了一半多,枫二吵吵着要看月亮。水月就提着已经软了的枫二跃上了房顶。顺便骂了一句妈了个蛋的真重。他真没搞懂藏剑山庄的弟子是怎么把那么重一把剑舞的虎虎生风的。

他看着已经醉得快睡着的枫二,默默的让对方的头靠在自己肩膀上。心里不住抱怨着,明明是自己今天更难过,反倒是他好像更不开一样闷灌了好多酒。明明就酒量烂的不行。水月叹了口气蹭了蹭对方的脑袋,“二傻,打攻防当指挥真的很累啊。”枫二好像还有几分意识,迷迷糊糊的回应着:“……很正常啊,我也……觉得,有时候真的累的不行了……”

嘟囔到后面好像还嫌睡的不舒服往水月那边挪了挪,寻了个更舒适的位置打算进入梦乡。水月也懒得理怀里的醉鬼,反倒是抬起了头找星河。脑子里想着明教大漠的夜晚和驼铃声。怜我世人,忧患实多。他开始小声说着最近的攻防和不如意,一开始枫二还勉强点头摇头的附和他,最后完全就陷入了深眠。

醉了七八分的水月哼起了故乡的安眠曲。撑了一会儿后也觉得眼皮越来越沉。轻风吹来,枫二的头发扫的他直痒,帮对方扒拉开刘海后才发现枫二紧紧皱着眉头,估计是做恶梦了。他抬手帮对方揉着眉心,像是要帮他把不快驱散开似的。

枫二身上的酒味好像让自己又醉了几分。他好像还没意识到什么,缓缓的吻了上去。两人的身影在暗夜中仿佛要融为一个整体,安静又小心。

过了几秒分开后他想着感觉着好像是比我还喝得多,怪不得睡那么快……同时自己身体也开始放松,须臾便沉沉睡去。

枫二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躺在浩气盟的床上,刚想挣扎起来,发现脑子里还是浑浑噩噩的,干脆就翻身继续睡过去。

那天晚上只顾着喝酒,没告诉水月的是,没遇到和水月这么投缘的人一起讨论的时候。他经常是一个人擦着剑,然后就着明灭的烛灯思索白天的得失。有时候眼睛累了出去看天,眼神不自觉的饿扫过那片寂寥的红土地,听着乌鸦的嘶鸣。有时候都会怀疑,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么拼命。

不过他最后还是没说,他迷糊里想着,也不知道怎么才能安慰他,能做的只能陪他喝酒。枫二第一次觉得自己应该是真的有水月嫌弃的那么傻。

(五)

有天枫二在从骑马经过茶馆的时候发现里面有个熟悉的身影,立刻策马往茶馆赶。下马后他跑去明教弟子面前坐下,愤懑的把轻剑往桌上一拍。“听说你要办一个歌会。”

水月看了他一眼,默默地给他倒了一杯酒。

“我都不知道,你他妈一定在逗我。”枫二给了他一眼刀,把茶水推回对面。水月笑了下“这不打算当面说么。”

枫二看了对方一会儿也没了脾气。撩起下摆坐了下去听水月给他说当天的流程。他喝着茶水认真看着对方娴熟的讨论着每个流程,他想着果然还是会唱歌才懂这些,要是我绝对人一多就怂了更别说自己举办歌会了。

直到水月说着,“你也准备几首歌吧。另外你就能不能长点心,练练你那唱歌技巧。你真打算用歌声击败浩气盟么二傻。”他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稀里糊涂又被嫌弃了一通,哼了回去。“那叫艺术!”

那一周枫二还是照样跑去浩气盟和水月聊着,但水月又多了一件事情就是教他唱歌。可惜的是不论怎么老师怎么好,好像怎么教都是徒劳。一开始还正经的水月后期也就慢慢放弃了,听枫二努力唱歌倒会乐的水月一边笑一边学他走调。

气的枫二恼怒的重剑一抡,你个大傻逼!!!

不过枫二好像真觉得自己有时候唱的不错,水月说他一句这句倒是在调上尾巴就能翘到天上去。所以即使水月放弃了枫二还是拉着他学。

意料之中的是,大众面前的贵妃醉酒还是证明了水月和枫二的所有努力都是白费的。枫二的调子还是照样走的干脆利落。多折腾几回后两人都接受了枫二实在是千秋万代,永生不改,矢志不渝的师从老王的亲传好弟子。

水月是多得一个乐子,而枫二每次被对方埋汰到不行的时候,刚想呼啸着轻剑一个小风车转过去。脑子里就会出现水月那句,那我也唱个跑调的陪你一起跑呗。尼玛。然后他就默默地放下了剑。

当然同时,枫二也没少骂,你唱歌那么好你来当什么指挥,你快滚去唱歌谁允许你指挥的。

水月全当称赞一字不漏的收下了。

水月每次和枫二一起出现在歌会的时候。听到枫二那句:“大家好我是来自念破的枫二爷。”都忍不住乐。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二傻就是个欢乐的小二逼。

其实对很多人而言。总会有那么些人,你只要遇到他,看着他,或者听他说话就会觉得快乐。

也不知道水月意识到没有,只要每次面对着枫二,他都会很开心。

(六)

熟悉之后的枫二远没有一开始相见时候的沉稳。傻到不行就算了,还跟有点儿病似得。浩气指挥如是说。

水月心中。一开始那个舍我其谁的冷冽的恶人指挥枫二爷,后期就渐渐变成了本性暴漏的枫二傻,多半时候也都挺好欺负的,随便他搓扁揉圆。

就是这样亦敌亦友的关系,反而维持的颇为长久。就比如后来枫二也会专门给守卫自己房子的兄弟们一个信儿。只要战役结束后来的浩气是水月,那都是放行。手下几个糙汉子咋咋呼呼说那咋行的时候就回一句,废话,那能一样么。

手下的汉子面面相觑,看着指挥随风飘动的黑发和黄袍,默默地沉默了。

赛季到中后期,两人对对方的打法都太过熟悉,反而变得不咸不淡起来。少了每天跑去对方阵营的长谈,也就只剩下了偶尔在江湖里擦肩而过时的点头示意。

几周后,枫二在马嵬驿做任务的时候,身边猛地响起一声烟花声,惊得坐骑撂起前蹄,枫二安抚了一下便驻足看着周围。有两个恶人的兄弟站在心形的花瓣中。小花萝好像被吓到了,脸红了一圈,对面的道长也什么都没说,就温柔的冲着她笑。

他想起那时候两个人策马而过战乱洛阳的时候,身边也是有人放了真诚之心。他笑着说秀恩爱死得快的时候,自己突然被一片金光笼罩。他看着明教弟子给他放了一个朝圣言。

对方拉下兜帽,认真的用那双漂亮的异色瞳看着他。

“我觉得朝圣言更好看。”

他那时候干什么来着?他上前一步拉下对方的衣领,将对方的兜帽带上。嘿嘿笑了一声,额头抵着对方。我也觉得。

枫二印象中,那就是两个人距离最近的时候了。

他后来也收过很多真诚之心,在被浪漫的灯光和花瓣环绕在一起的时候,耳边好像也会响起那真挚的誓言,从此山高不阻其志,涧深不断其行,流年不毁其意,风霜不掩其情,纵然前路荆棘遍野,亦将坦然无惧仗剑。的确是非常诚挚而感人的宣言,难怪那么多人愿一掷千金用它来表达自己的心意。

而他脑海中,总会想起当时那个吓了他一愣的朝圣言。

就如同那时唱愿得一人心的时候退缩的是枫二一样。后来清明节晚上又有了一个娱乐性质的歌会。这次的枫二却是一个人去,他看着愉快而开心的大家,想了想还能唱什么呢。脑子里就闪过了很久以前没能合唱的那首歌。

他唱着遗憾你听不到我唱的这首歌,多想唱给你听的时候。水月也并未出场。

枫二努力唱着的时候,很多姑娘们都感慨着这是唯一一首没怎么走调的歌曲,真是稀奇事。

怎么说呢,这两个人好像一个人勇敢的时候另外一个人就永远理智的排斥着。多一分就再也不能。像平行的线,每次都像离得很近,但永远隔着距离。

(七)

水月要A的时候枫二算是他身边最后一个知道的。最后到处打听此言非虚的时候。枫二默默地组了水月的队伍。点开地图后就直接神行去了万花谷。

他后来是在花海找到了躺在数下闭目养神的水月。他看着对方,水月也只是回望,默契的没有说话。

枫二摸索了很久,给明教弟子放了个不刷世界的真诚。他恍惚里觉得和以前他给水月放真诚的画面好像重叠在了一起。那时候好像也是在万花,也是在花海。他被太多人怂恿,啪的一个烟花就燃放在二人脚下。

他看着对方露出的那只琉璃色的眼睛,想着不能放朝圣言真的是太可惜了。枫二又想到那时候让别人转告水月的让他别A,也不知道传达到了没有。同样的景色,却还是掩饰不去匆忙而过的那么多时光。

他想了很多,以至于都快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烟花快要燃尽的时候枫二才意识到这次也许就是和对方的最后一次见面了。

枫二不受控制的朝对方走过去,他和水月都在一直看着对方的眼睛。走到对方面前后,他单膝跪下按住了对方的肩膀,给了水月一个烙在眉心的吻。

“祝你好运。”

他看着对方消失在自己的怀里。

谢谢你陪我走过的这片江湖,打过的攻防,赏过的月色,酒后的倾诉衷肠。

水月在最后看见对方的眼睛带了水雾一样的模糊,在反应过来自己即将反射性的抱住对方的时候,他果断退出了游戏。

(八)

其实在决定A之后,水月也就没怎么跑攻防要去的地图了。倒数第二次登陆的时候,他踌躇了一下。跑去了稻香村。

看到零星几个兴奋的从自己身边跑过去的大侠号,他看着对方破破烂烂的装备和自己的一身装备。想起了那时候的自己,也是怀着憧憬和澎湃的热情投身这片江湖。怀着抱负和信仰入了浩气盟。不过后来的他拥有了那么多的亲友,徒弟,追随自己的人,和很棒的对手。

他慢慢的走到王大海那儿。看着他认真的接应每一个新手。稻香村好像还是没有变,就和他当时还是个初生牛犊一样。静谧,温暖的山水,和质朴善良的人们,美好的得像个桃源乡。

水月转过头去看见依旧仙风道骨的老道士,那幡上的尘土仿佛都没有增加,日复一日的跟在道士身后。对方抚摸着花白的胡须,笑着开口,语气里满是沧桑。“大侠可否要算上一卦。”水月点点头“劳烦。”

余半仙,也算是故人。

“离卦为火……”对方闭着眼读出算卦结果。

就和他离开稻香村时候的卦象一模一样。不过那时候他只赏那句,王用出征,以正邦也。后续则一概不顾。

这次他认真听了另外的解读。卦为依附,不可强求。

“命中有时终会有……”

他未听完,点头示敬后转身飞向驿夫。

水月想起那时候嘲笑对方,就算你是个再穷的藏剑,你好歹是个藏剑:是个再蠢的指挥,也好歹是个指挥。虽然和我绝对没法比,还是能泡到不少妹子的。枫二那时候炸毛和他吵了很久,放屁我那么机智那么有魅力。最后两人如以往一样并排躺在屋顶上,他看着夜空,而枫二闭上了眼,应当是休息了。他看着对方随着呼吸缓缓起伏的胸膛。最后这么蠢的二傻也是要大大方方风光的娶一个贤惠的妹子回家的。我这么优秀的人更不用说了。一定要找个比二傻媳妇更优秀的妹子。他也闭上眼。

水月攥紧了手中的卦象。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就好像还是那场战役,纷飞的旗帜,嘶鸣的号角,厮杀的众人。他看着一身血污的藏剑弟子,而对方则看着这个第一次指挥的明教弟子,开始思量着如何同他打完这一季攻防,那是他们第一次对上彼此的眼。


江湖不见。



END













碎碎念:真的是好久以前写的了,六月吧,那时候天天喝盐水简直苦啊。作业BGM长安西市那个笛子的音乐,比较悲情就写了这个开放性结局。BUG多千万别打我!!!!!!

结果这几天被甜到牙疼才想来还有这篇。有时间我一定要写个甜番外(。)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虐成doge的我了(。)等老子的霸道月sir爱上我(喂)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XD


评论(19)
热度(58)

© 燎原之势 | Powered by LOFTER